0元中标!奔跑中国运营商获济南马拉松赛事运营权

图片 8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撰文/韦雨木马拉松,在近几年变成了一个热词。越来越多的马拉松,在国内各个地方开跑。跑马的人越来越多,赛事的问题也不断放大,处在马拉松发展初期的国内马拉松,在谴责和批评声中,仿佛被盖上了一层阴影。但苛责赛事服务比赛体验的同时,一些参赛者却也难言合格。没有跑步经验的人就踏上赛道,替跑、代跑、伪造号码牌的人屡禁不止,那些穿越近路、跨跑区的事情时有发生,跑者江湖里低素质的人,也一次次刷新着我们的认知。不得不否认,我们的马拉松赛事还有很多提升的空间。但在这种时候,一味督促赛事服务提升的同时,跑马者本身也需要做点改变。别计较几分几秒的成绩得失,别去弄虚作假,做些素质低下的事情,学会去感受跑步的魅力,让跑马真正回归它的本源。对于马拉松,我们得多一点点耐心才是。跑马,是时候该回到它本来有的样子了。锻炼身体还是发朋友圈?跑马拉松到底是为了什么?关于这个问题,一千个跑友会给出一千个答案,但八成离不开锻炼身体,挑战自我。不过现在,随着马拉松赛事的参与者也越来越多,赛场上,那些非传统意义上的跑者渐渐多了起来。打着“跑马”的旗号,实则是为了跟随所谓的跑步潮流,为了增加与人交流时的谈资。他们气喘吁吁去挑战半程甚至是全程马拉松这些早已超出自身负荷的距离。完赛后,忍着生理上的巨大反应和不适,急忙去“凹造型”、“晒奖牌”。“还有6公里就可以发朋友圈了”,跑马赛场上的这句段子式的标语,或许是对他们最写实的调侃——说小了,他们把跑步当作一种工具,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说大了,这是对自己身体的不负责任。

中新网客户端2月2日电
为进一步规范中国马拉松及相关运动办赛办法,提高办赛水平,加强马拉松赛事的组织与管理,中国田径协会研究编制的《中国马拉松及相关运动办赛指南》1日发布。《指南》全面细化了马拉松竞赛组织与管理方面的工作,指出办赛应以安全为首要目标,坚持以人为本,做好参赛运动员必要的服务。

济南马拉松中标公告

日本马拉松名将大迫杰社交网络被伊朗球迷攻陷

图片 4

图片 5

腾讯体育讯
据中国政府采购网1月31日公告,智美体育以0元的报价成功中标了2019-2021年济南马拉松的赛事运营权。2019年济南马拉松计划将于2019年5月12日举行。根据此前的项目说明,成功中标的智美体育获得的是一个“1+1+1”的合同,即确保2019年赛事为田协认可的铜牌赛事,2020年为银牌赛事,如未能达到,该合同立即终止;2021年的赛事为金牌合同,如达到,优先执行后续马拉松赛。因中标人原因,出现负面新闻,造成负面影响,招标人也可以终止合同。

腾讯体育讯
在刚刚过去的亚洲杯半决赛当中,日本队以3-0的比分战胜亚洲排名第一的伊朗队。在场面胶着的情况下,伊朗队的一次荒诞失误导致丢球,自此造成了不可挽回的败局。在比赛当中,日本队前锋大迫勇也头顶脚踢攻入两球,成为了打破僵局的重要球员。对于日本队来说,大迫勇也成为了本场比赛当之无愧的关键先生。但在伊朗球迷眼中,这名头球破门,随后攻入点球的云达不莱梅前锋,成为了他们恨之入骨的对象。

赛道旁的口号

《指南》称,赛事组委会须做好起终点以及沿线的安全保障工作,对易发生危及公共群体的各类风险和突发事件须有应对预案。比赛期间,起终点以及沿线应有专门的安保人员维护秩序,同时应确保在比赛进行期间运动员通行的赛道区域没有与赛事无关的车辆通行。除此之外,起终点区域应选择交通便利、适合赛事相应规模的人员聚集和疏散的安全区域,“组委会应制作起终点区域的详细布局图并严格控制可进入主席台区域人员。”此外,组委会还须制定选手和观众的人流疏散方案和安全保障措施,并需经当地公安部门认可。《指南》强调,赛事组委会应至少包含竞赛、安保、交通、医疗、宣传、志愿者等部门,组委会对竞赛组织、医疗救护、安保交通等基本职能进行统筹协调和工作落实。

图片 6

图片 7

这样的情况并非特例。在某跑步软件公布的《2018中国跑者猝死风险报告中》,曾对现在的马拉松跑者进行过统计,只有一年跑龄及以下的跑马者所占比例高达43.31%,而完全没有跑步经验,从来没有跑步健身的竟然也有3.95%。也就是说,在国内的一场马拉松赛事中,一年以下跑步经验和无任何跑步经验的人,合起来将近占据半数。而在专家眼里,参加马拉松比赛,应该至少拥有1年以上的持续跑步经验,才能确保身体机能可以经受马拉松的巨大挑战。而事实上,多数跑者没有持续稳定的训练,就直接站在了赛道上,跑步经验不足会加重受伤的几率,而赛前体检意识不足,对心率等方面监控不够,更是为自身的健康埋下了隐患。据相关数据统计,从2014-2016年三年,国内马拉松就发生了多达14起死亡事件,但这些,仍然没有让跑者们真正重视起来。那些经验尚浅的跑者,无惧无畏,源源不断涌上跑马的赛道。由于他们自身的不专业,以及对于马拉松缺乏应有的重视,也使得各种意外事件频发。这样的事,并非个例。没错,马拉松传递的是挑战极限,突破自我的精神内核,可同时,它本身也是一项有难度、有区分度的运动,跑不了全马和半马,完全可以参加短距离跑步。绍兴马拉松赛上,医生拦下身体不适的跑友引发大家点赞,也正说明了绝大多数跑友还是对马拉松运动和生命安全的重视。层出不穷的“作弊者”有跑者的地方就有江湖。如今,江湖愈来愈盛——有着38年历史的北京马拉松,第一年加上外籍选手一共才86人参赛,而如今报名人数已经超过10万。跑者越来越多带来的另一个现状是,跑友的素质也良莠不齐。在各类比赛里,替跑、代跑、伪造号码牌的事件已非个例。2016年深圳马拉松,女子前十名中竟出现了两个男性面孔;2017年北京马拉松,三个戴着同样号牌的人堂而皇之合影留念;2018年深圳南山半程马拉松,有46人为追求成绩不惜抄近路穿越绿化带……当这些“作弊者”穿越绿化带后,《华盛顿邮报》直言,这是一场骗人的游戏。跑友们也质疑着,“难道参加马拉松只是为了在朋友圈作秀”,“没有体育精神,把脸都丢光了”。

智美0元中标

为日本队建功的大迫勇也

图片 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